阅读:3410回复:0

[激情文学]美女在中巴车内的诱惑

chang8825
  • 23010发帖
  • 230752枚铜币
  • 34122点威望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4-15 00:18


    中巴车内的所有对话他都通过小金听到了,甚至连那里发生的事情他也看到了,自然知道吴燕被欺负的过程,也自然知道那个女人说的话,更知道那个女人很喜欢看男女办事。
 “你的意思是,那个带头的女人会来找你?”
 柔情月皱眉问道。
 虎娃点点头,说:“肯定的,他们来就是为了采集我的精华样本,那个可比我的血液样本更加有价值,不过,他们也太天真了,真以为我和纯阴之体的女人身上就一定会放出精华,可笑。”
 他说着,冷哼了一下。
 的确,他早就已经能够自由的控制自己的身体究竟是释放精华还是精气了。
 皇帝气功的奥妙,没有练过的人是绝对不会懂的。
 虎娃现在已经把皇帝气功练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境界,加上小金的帮助,他几乎可以控制自己身体里的真气横着跑都不会走火入魔。
 有了真气的帮助,汽化精华根本就是很轻松的事情,大不了,让小金直接把精华给吞了就是了。
 它对他的精华可是一直都虎视眈眈的,每次只要到了兴奋的时候,那家伙的两只小眼睛里就一直都是亮晶晶的光芒。
 “那你不是有艳福了啊,是了,那个女人长的怎么样啊。”
 柔情月很淡然的说道。
 只是在说话的时候,一只小手很自然的在他腰间最柔软的的那块肉上面轻轻的抚摸着,虎娃顿时就无语了。
 “她蒙着面,我没看到她的脸,不过蒙着脸的一般都是见不得人的,我保证,她一定长的让人感觉很不好意思。”
 虎娃立马信誓旦旦的说道。
 “哼,那她的身材呢。”
 柔情月再问。
 “麻杆一样,枯瘦如柴。”
 虎娃再次说道。
 柔情月这才笑了。
 “虽然知道你说的都是假话,但是心里还是蛮舒服的,好了,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人,还有,他身边的几个男人的样子都给我描述一下,兴许我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她说道,手已经离开了虎娃腰间的那块软肉。
 顿时,虎娃才长呼了一口气。
 他倒不是怕被掐,他只是担心柔情月生气。
 对自己的女人,他一直都是很心疼的。
 “其实,是这样的···”他顿时把通过小金看到的东西全部给两个人说了一遍,就连吴燕被四个男人轮流强迫,那个女人在认真的观看时候发出兴奋的表情这种事情都说了,简直是详细的好像身临其境一样。
 “我怀疑你是不是去过那里了啊。”
 木风顿时就惊讶的看着他问道。
 虎娃顿时无语,摸摸鼻子说道:“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一步都没离开过,你说呢。”
 “也是,可是,这也太玄乎了吧。”
 木风说着,就看向了柔情月,却看到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你有没有看到开车的司机长的什么样子。”
 她忽然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顿时一愣,这才想起,那个中巴车上并不是只有女人和四个男人,司机位上一个男人一直在抽烟,仿佛后面的所有事情都和他没关系一样。
 “我还真看清了,是一个白人,不像是我们国家的人,鼻子很高,一直坐着,不知道他的身高,不过最少应该在一米八以上,是了,他带着帽子,一顶绿色的帽子,像个乌龟,我就是一直在研究他的帽子,才看清了他的脸。”
 他笑道。
 只是听到他的话,顿时木风和柔情月都愣住了,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是她,我就知道是她,除了她,别的女人很少有喜欢看男女交欢场面的。”
 柔情月顿时皱眉说道。
 “是他,除了他没几个男人总是喜欢戴着一个恶心的乌龟帽子,还是绿色的。”
 木风也皱眉说道。
 “是啊是啊,那个帽子是绿色的,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好奇,怎么,这两个人很危险吗,要不要我立马把他们给杀了。”
 虎娃说着,语气很轻松。
 自从第一次通过小金远程把监视自己的三个人给杀了以后,他对杀人这种事情就没有多少反感了。
 人都是这样,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淡然了。
 女人上床是,男人杀人也是。
 “你不是他的对手,那个男人,是欧洲教廷八大守护之一的龟蛇守护,实力深不可测,如果光头在的话,还是他的对手,我和木风加在一起,能和他勉强打成平手。”
 柔情月顿时摇头说道。
 “可是我比光头厉害啊,我力气比他大多了。”
 虎娃顿时就不满的说道:“再说了,我杀他也不一定要用拳头啊,我可以靠小金啊。”
 柔情月还是摇头。
 “不行的,龟蛇最厉害的就是他的防御和力量,他对武技的了解远不是你拍马能赶上的,你虽然力气大,但是一旦动手了,并不是力气大就可以的,没办法,平时让你学武技,你一直不愿意。”
 她无奈的说道:“他身为欧洲教廷八大守护之一,身上肯定有一件圣物,你的小金怕是连他都靠近不了。”
 她的话音刚落,虎娃的面前忽然就出现了一只长着八只翅膀的金蝉,眼睛里一阵金光闪过,顿时几个人眼前的木头桌子上就出现了一行字。
 “即便是教皇来了,老子也不鸟。”
 然后金蝉就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摆尾,再次消失在了虎娃的身体里。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柔情月和木风顿时再次一愣。
 今天晚上,他们已经被打击的几乎麻木了。
 虎娃则是摇摇头,说道:“哎,别听小家伙乱说,它告诉我说,它见过教皇,是个老头,很厉害,如果我能多给它一些精血让它蜕变的话,它就能打败那个教皇。”
 “可是,我哪有那么多的精血给它啊,一公斤,我艹,当我是造血机器啊。”
 听到他的话,顿时柔情月和木风再次无语了。
 良久,木风才开口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个事情了,现在先说,怎么解决眼前的事情,既然龟蛇来了,那么那个女人的身份就很明了了,教皇之女,安莎,玛吉斯·安莎,最让世界头疼的女人之一。”
 “啥,教皇之女,那一定很漂亮了啊。”
 虎娃顿时眼睛就亮了,只是很快就又暗淡了,因为一只小手已经在他的腰间开始肆虐了起来。、他急忙改口:“即便是漂亮也和我没关系,是吧,呵呵,我就开个玩笑,冲动了,好老婆,你就饶了我吧,真的疼,真心疼啊。”
 “哼。”
 柔情月这才放过了他。不过你说的很对,这个女人的确很漂亮,比我都漂亮,几乎可以称之为欧洲第一美人,不,她应该是第二,哎,第三吧,在已知的美女里,她应该算是欧洲第三美女。“
 她改了几次口,每改一次口,眉头就轻轻皱一下。
 “然后呢,说重点。”
 虎娃目光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心里却在想道:“我的妈呀,欧洲第三美女,那也不错啊,那么大的欧洲,能排到第三名,很给力啊。”
 他此刻真想问问柔情月在亚洲能排第几名,但是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问这个问题的话,怕是腰间那只小手又要再次肆虐了。
 “她本身是教皇之女,身体素质特别之高,她最可怕的是她的速度,比我要快的多,也因为这个,我虽然实力和她相当,但是实战起来却比她差了一点,最关键的是,她也有一件教皇的圣器。”
 柔情月无奈的说道:“所以,我不是她的对手。”
 虎娃顿时一愣,问道:“你们一直说圣器,圣器到底是什么啊,小金一只说它想吃来着,难道圣器是用来吃的,好吃吗,你们吃过吗?”
 听到这话,柔情月和木风顿时再次无语,柔情月不由就从虎娃的怀里爬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力的说道:“圣器不是用来吃的。”
 “他们所谓的圣器,号称是曾经耶稣留下来的几件宝物,特别是教皇手上的权利之杖,更是可怕,几乎所有的诅咒都无法靠近他,曾经有一个降头师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去给教皇下降头,但是后果是他整个人都被一股神秘的白色火焰给烧成了灰烬,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幸免。”
 “我靠,这么牛叉啊,不过小金说那个权杖它能吃,它吃了就会变得更加厉害了,你说那个权杖里究竟有啥啊那么厉害,难道是高压电?”
 虎娃再次问道。
 柔情月顿时脸色再次一黑,看着他说道;“我再说一遍,权利之杖是不能吃的,即便是得到了,如果体质不符合,得不到权杖的承认,整个人也都会被烧成灰烬。”
 “这世界好多东西,我们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比如你身体里的小金,比如降头师,比如教皇的圣物。”
 她解释了一番。
 虎娃顿时点点头,表示明白。
 “好吧,我们言归正传,既然他们这么牛气,这么厉害,TMD还找我做什么啊。”
 虎娃顿时摊摊手问道。
 “应该是奔着你的血液来的吧,根据消息,教皇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总是咳嗽的厉害,外面又流传你的血液近乎万能,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人家当然来找你了。”
 木风立刻说道。
 虎娃顿时就暴跳了。
 “我艹,我TMD又不是唐僧,有JB这么厉害,我自己早就把自己给吃了。”
 他怒吼道:“这些人也太能以讹传讹了,不行,我也要发出消息,说我没这么厉害,是了,这个消息怎么往外传啊。”
 他说着,就看向了柔情月。
 “没用的,自从我重伤痊愈的那天起,你的秘密就再也隐藏不住了,你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你现在发布消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她顿时说道。
 虎娃立刻就无力。
 然后忽然眼睛放光说道:“那我怎么办啊,要不这样吧,你就对外说,我得了白血病,算了,还是说我得了艾滋病吧,这样比较有威慑力一点。”
 “你当天下人都是白痴啊。”
 柔情月顿时拍了下他的脑袋。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放心,即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听到她的话,虎娃立马就说道:“屁,老子是男人,男子汉,不需要你一个女人来保护,再说了,那女人不就是想要我一点精华吗,她既然长的那么漂亮,陪我睡几天,我也不是不能施舍她一点啊。”
 他说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
 心里却是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
 “TMD,还好老子把他们教的武功都偷偷学会了,不然的话,碰上这么两个油盐不进的高手,还不给一锅炖了啊。”
 柔情月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挥挥手给打断了。
 “算了,啥也别说了,她想来诱惑我,就来吧,她什么招我都接着,我就还不信了,她能咋滴,把我给杀了啊,老头子都说了我是不死的,打不过她我就和她拼体力,我就不信了,她的体力能有我好。”
 虎娃顿时冷哼道:“不是给你吹,在女人身上,我能连续六个小时不败阵,打架的时候我也能。”
 这句霸气的话,顿时就让柔情月和木风都沉默了。
 “他说的的挺对,他的体力的确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几乎不会疲惫,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身体是怎么长的。”
 木风说道。
 “可是。”
 柔情月还想说什么,就被虎娃一把抱在了怀里,看着木风说道:“小师兄,你可以出去了,我想和师姐讨论一下这个男人和女人是如何生小孩这个伟大而古老的话题。”
 木风顿时无语,转身默默的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门给反锁了。
 他一走,柔情月顿时还想说什么,却被虎娃低头把嘴巴给吻住了,两只手顺着她的身体就往下摸索了下去。
 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又是一夜噼里啪啦的激情。
 第二天一大早,虎娃显得十分的精神,柔情月则是感觉浑身都酸软的不行。
 “你个不要脸,我屁股现在疼死了,说了不让你进去不让你进去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办,我都不能走路了。”
 柔情月埋怨道,想要下床,都不能够,只能躺在床上。
 她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裂成两瓣了。
 “嘿嘿,师姐,我知道错了,要不,我今天不去上班了,留下来陪你,反正办公室也没什么事情,有事的话刘黑也能办了。”
 虎娃顿时笑着说道。
 “怎么,你还想打什么坏主意,我告诉你,别想,这个礼拜,不,这个月,下个月我都不会让你碰我一下,哼。”
 她说道,就想伸腿去踢虎娃,却被虎娃把她赤裸光洁白嫩的腿给抓住了。
 “好漂亮的小脚啊。”
 虎娃抚摸着她的脚,一脸的痴迷。真舍不得走。“
 柔情月顿时气结。
 她现在是打,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能生闷气,差点气哭了。
 看到她快哭了,虎娃这才赶紧把她的脚给放下来,哄了一会,这才出去了。
 “师兄啊,今天你就别跟着我了,看好师姐,不,我老婆,放心吧,那个骚娘们我有的是办法来对付,再说了,人家两个你一个都打不过,去了也是个累赘,好了,就这样了。”
 他冲着木风说道,然后就哼着歌往门外走去。
 “可是我不去的话,你怎么去县里啊,谁开车送你啊。”
 木风在背后笑道。
 虎娃一愣,摇摇头说道:“这个简单,有人来接我,放心吧。”
 木风一愣,然后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声音,听声音,还是一辆跑车,顿时就顺着窗户往外看去。
 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一亮漂亮的红色法拉利敞篷跑车正停在他们院子门口,驾驶座上,一个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飘着一头金发的白人美女正在含情脉脉的看着虎娃的方向。
 “我艹,不是吧,这么大胆。”
 木风顿时就惊讶了,因为他认出来了,这个美女,就是那个号称欧洲第三的美女,教皇之女,玛吉斯·安莎。
 虎娃看到她,顿时就冲她大喊道:“美女,你是来诱惑我的吗。”——

    白皙修长的胳膊,精确剪裁的精美面庞,柔顺飘逸的长发。
 美女二字简直就是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漂亮这个词语也似乎是为她而生,虎娃几乎找不出可以形容她美丽的词语。
 比起柔情月,她多了几分神秘和婉转,西方女性特有的那种魅力让虎娃这种在美女堆里混出来的人都感觉到眼前一亮。
 所以,他干脆大大咧咧的喊了一句:“美女,你是来诱惑我的吗。”
 听到他的话,顿时,背后的木风就愣住了,车上的女孩也愣住了。
 “哈喽,你好,你可以,那么理解。”
 女孩笑着说道,语气有些生硬,不过意思却很正确。
 听到她的话,虎娃却愣住了。
 “呀,你会说普通话啊,真是丢人丢大了,那你还是走吧,你这车太好了,我坐不起,我跑着去就是了。”
 他立马就看着女人说道,然后很干脆的扭头就朝着县里的方向走去,却是办点跑的意思都没有。
 “我知道你的体质特殊,但是如果你感觉这辆法拉利把你撞不死的话,你还是上车吧,你肯定知道我的身份,也肯定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我不想多解释。”
 女人立马就在他背后喊道。
 听到这一番充满骄傲和火药味的话,虎娃却丝毫不生气,回过头就笑呵呵的上了她的车。
 “哎呀,我以为英国人都很绅士,啧啧,没想到生平见到的第一个英国人就这么不讲理,不过没关系,看在你是美女的面子上,我忍了。”
 车上,虎娃一边笑道,眼睛则是死死的盯着安莎的脸,心里不住的感叹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清纯的脸蛋啊,简直就像是在画里跑出来的一样。
 “我是女人,你们华夏,不是有古话,女子和小人不好养,我就是女子。”
 听到他的话,安莎顿时笑道。
 虎娃一愣,也跟着笑。
 “你说错了,是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是女子和小人不好养,不过你一个外国人,能把普通话说的这么标准,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也不对你要求太多了,好了,赶紧开车,我快迟到了,有啥事等我下班了再说,我很忙的。”
 他说着,就冲着安莎一脸严肃的说道,好像是把她当做自己的秘书了一样。
 安莎一愣,顿时冷哼了一下,一脚油门下去,坐下的法拉利就如离弦的箭一样猛的窜了出去。
 县委门口,看到虎娃平静的脸,安莎不由就有些发愣。
 她刚刚为了整虎娃,几乎把坐下的这辆车给开到了市区的极限速度,将近二百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市区跑,即便是她也有些吃不消,脑袋现在都有些痛。
 “美女,谢谢你,我先上去了啊,下了班我请你吃大餐,顺便请你唱歌,你不是就想要我的精华吗,我送你,免费,我大方吧。”
 虎娃很淡然的下车,冲着安莎笑着说道,然后大步的进了办公楼。
 门口,几个保安看着他竟然坐着一辆红色的跑车,而且被那么一个漂亮的外国女人给送了过来,顿时眼睛都直了。
 当然,他们眼睛直了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那辆车上的女人太漂亮了,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外国女人,更不要说是那么漂亮的外国女人。
 “FUCK!”
 虎娃走后,安莎听懂了他的话,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一脚油门下去开着车扬长而去。
 他不知道的是,别说是两百多公里每小时是速度,就算是再快点,虎娃也能受得了,上次去天京的时候,一路上木风几乎就是两百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没有停的在跑,下了车他都没反应的。
 把车开出了一段距离,安莎这才停下了车,急忙下车站在路边狂吐了起来。
 “FUCK!这个变态,我开那么快的速度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她用英语恨恨的骂道,眼睛里却带着一股无力的感觉。
 本来今天虎娃过的很清闲,或许因为昨天晚上胡波的确是疯的太厉害了,早上十点多的时候他才悠悠的来了,进了办公室,就让虎娃看着办公室,他继续睡。
 只是到中午的时候,一个人的到来打乱了他的好心情。
 “你好,请问,县长办公室,怎么走,我是英国日报的记者,我想要来本地采访一下,领略一下贵地的风俗文化,我现在,想见一下你们县长。”
 一个生硬的女人声音在楼道里响起的一刹那,虎娃就知道,自己今天的好心情要到头了。
 “这个臭女人,她难道就这么着急想要和我上床啊。”
 他心里想到,就要往外走去,只是这个时候胡波也听到了女人的声音,立马就从桌子上站了起来。
 “难道,来外国人了啊,小刘,赶紧出去看看。”
 他脸上的睡意立马就消失不见,看着虎娃喊道。
 虎娃无奈,只能走出去,就看到安莎正在朝楼道里的王茹问路,看到他,顿时就笑了笑,走了过来。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她看着虎娃说道。
 虎娃顿时就做出一脸迷茫的样子,看着她说道;“这位美丽的外国秀,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我不记得我认识你啊。”
 听到他的话,安莎的脸色顿时就先是一愣,然后再次露出婉转的笑容。
 “那,这样,请问,这里,是不是,县长办公室啊。”
 她问道。
 虎娃真想说不是,但是他已经听到了胡波在往门口走路的声音,立马说道:“是的,这里就是县长办公室。”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胡波在背后笑呵呵的在用英语冲着安莎打招呼,只是他说的话虎娃完全听不懂一句。
 “谢谢县长的好意,我们,只是来采访的,不劳烦县长了,不过,我们不认识路,如果可以的话,可不可以找个人陪我们一起去,比如,你的秘书。”
 安莎笑着说道。
 虎娃顿时就知道,胡波的话怕是在和她们打招呼。
 “好,好,美丽的秀,没问题,完全没问题,小刘啊,你就陪着这位美丽的女孩一起去咱们县里转转吧。”
 胡波顿时就对虎娃说道,一边说,一边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注意这几个人的行踪,不要让他们胡乱报道。”
 虎娃顿时会意,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是一阵的苦涩。
 他并不想干这个差事,十分的不想。
 他当然知道安莎根本不可能是英国日报的记者,但是他也更清楚,以她的身份,想要弄到这么一个记者的身份,太简单了。
 即便是任何人给英国日报社打电话,也肯定能找到安莎这个人。
 出了县委大楼,看到胡波走了,安莎脸上的笑容顿时再次浮现了出来。
 “东方男人,我想重复你早上的话,小人和女人,不好养,我是女子,你是小人,我们,一种人。”
 她笑着说道。
 虎娃顿时摇头,说道:“不一样的,我从来不和女人比什么东西,太没品了,在说了,我即便是要和女人比,也不是你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
 他说着,就准备转身要走。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专门陪伴我的人,如果万一,我不开心了,去告诉你们县长,他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安莎顿时就在背后说道。
 虎娃立刻纠结。
 “那你想干什么。”
 他回过头说道:“想要我和你上床吗,虽然你长的有些让人感觉难受,但是我忍了,但是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说吧,去哪里开房,你开房还是我开房啊。”
 他立马说道。
 听到他的话,安莎立马就怒了,怒火冲天,看着他说道:“我警告你,不要再用你肮脏的语言,亵渎我,不然,我真的会发怒,我知道你身边有两个高手,但是,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我相信,他们会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她说着,往背后看了看,那里,一辆采访车的玻璃正好摇了下来,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在看着这边。
 看到他,虎娃顿时就眉头轻轻一皱。
 “如果不是为了怕麻烦,我昨天晚上就把你们给杀了,你信不信。”
 他立马冷哼道,然后大步的朝着采访车的方向走去。
 “亚历山大·布罗,教廷八大守护之一是吧,在我眼睛里,你也就是个废物,不服气是吧,走吧,野外找个地方,单挑。”
 他走到车的边上,就冷笑着看着带着鸭舌帽的男人说道:“当然,你如果感觉害怕的话,也行,立马跪下,给我说三遍上帝是个龟孙子。”
 亚历山大当然懂普通话,不然的话,八大守护不会偏偏是他来了华夏,听到这句话,顿时他就怒了,十分怒,怒气冲天。
 他可以允许有人骂他的父母,骂他的亲人,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有人骂上帝。
 他是个虔诚的信徒。
 只是虎娃不知道,虎娃以为,欧洲人都应该对上帝很好,不然的话不应该称他是父亲。
 “你,不配挑战我。”
 他说道,手抓着采访车的门一用力,就把车门给抓了下来,冲着虎娃就砸了过去。
 虎娃也不躲开,伸手就把车门给接住了,再次扔了回去,速度比他扔过来的时候还要快,快许多。
 亚历山大接到车门,顿时就感觉手上一阵发麻,心里顿时就震撼了一下。
 “现在我有资格了吧,不要在这里闹,被人看到了,你麻烦,我也麻烦,看到没,县委门口那几个保安正在盯着我们看。”
 虎娃顿时说道。
 亚历山大真想再骂他几句,然后直接动手,身为教廷八大守护,他有自己绝对的骄傲。
 但是他不是蠢猪,知道虎娃说的很对,顿时冷哼一下,把车门往头顶一甩,扔到了车顶上,正好掉在了行李架上,然后一脚油门,开着车往城外开去。
 “美女,麻烦你,拉着我跟着他。”
 虎娃顿时回头看着脸上带着惊讶的安莎说道:“当然,你不愿意送我去也可以,除非你也承认,亚历山大不是我的对手,上帝是个龟孙子。”
 “闭嘴,亵渎上帝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安莎顿时就冲着他怒吼道。
 身为教皇的女儿,她当然也是一个忠实的上帝信徒。
 “我无意亵渎你们那个上帝,我也不想鸟他是个什么东西,我小时候我妈让我给灶神爷磕头我都不干,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不想你们的上帝是个龟孙子的话,就送我去追上亚历山大,不然的话,我现在也可以选择杀了你。”
 虎娃说道,眼睛里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光芒。
 “你不敢杀我,不然的话,你们的国家,不会饶了你的,你知道我的身份。”
 安莎顿时看着他冷笑。
 只是她的话音没落下,虎娃立马一步就冲了上去,安莎急忙躲,只是她引以为傲的速度在这个时候却似乎没一点的作用,很轻松就让虎娃抓住了她的脖子,然后把胳膊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也捉住的她的另一只手。
 在外人看来,好像他们是情侣一样。
 门口的几个保安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都能往里面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太牛了吧,你看到了没,这才是偶像啊,电视里的那些偶像都弱爆了,这么漂亮的美女,他竟然这么快就给搞定了,太厉害了。”
 “是啊,太厉害了,不行,我要把刘秘书当做我的偶像。”
 几个保安顿时就议论纷纷了起来。
 虎娃则是完全不在乎他们在说什么,几乎是把安莎给提在空中,把她扔到副驾驶上,然后跳上了车,一脚油门下去扬长而去。
 “我去啊,开车的动作都这么潇洒,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们刘秘书这么拉风啊。”
 “呸,那是你没发现,刘秘书一直都很拉分个好不好,以后不会毁谤我偶像,不然的话,我和你没完。”
 几个保安争执了起来。
 “你会不会开车啊。”
 副驾驶位上,感觉到虎娃开车的速度,安莎顿时就明白他为什么刚刚在她的车上不害怕了。
 因为人家开的比他疯的多了。
 “我会不会开你不知道啊。”
 虎娃先是吼了她一下,然后问道:“是了,你这个车的刹车是哪个啊,和平常的车一样吗?”
 安莎顿时就有些快发疯了。
 “当然一样了,你个疯子,不会开车竟然都敢开这么快的速度,你找死不要拉上我啊。”
 她立马就叫道。
 只是虎娃根本不鸟她。
 “哼,我不会开车,我不会开车会把车开的这么平稳啊,真是的,不可理喻的女人,安分一点,不然的话,我等会把亚历山大给放倒以后肯定会好好的教育你一下,不要以为你们人多就能欺负我,我告诉你,这是在大龙县,在我的地盘上,不是在英国。”
 他说着,冷哼了一下。
 莫名的,安莎竟然感觉到一丝恐惧的感觉。
 很快,车子就开出了,县城,路上,交警看到他的车,本来想上去追,但是看到这个车以后,就没了那个念头。
 法拉利啊,而且是天京的车牌,开车的肯定不是普通人,即便挡住了人家也不能把人家给怎么样了,何必自取其辱啊。
 出了县城,在通往南华市的路上,很快就看到那辆采访车停在半路上。
 “哼。”
 虎娃再次冷哼了一下,然后一脚油门下去,然后是刹车,法拉利在路上猛的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车身猛的摆成了横向,在路上转了三百六十度,然后竟然精准的停靠在了采访车的边上。
 “你,你···”安莎指着虎娃,想要说什么,可是他却丝毫不理会她,径直就下了车,冲着采访车走了过去。
 看着他自信的背影,安莎顿时就愣住了,然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平静留下来,用手抚摸了一下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绿色的挂坠,心里立刻充满了自信,也跟着走了过去。
 “来吧,白皮猪,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妈的,在电视上总是感觉你们很厉害,现在看到,也不觉得啊。”
 虎娃走过去,直接一把就朝着亚历山大抓了过去。
 他的动作并不快,亚历山大想要躲开,但是却发现不管他往哪个方向去躲,他的手都紧紧的跟着,然后肩膀骨就被他给抓住了。
 “走。”
 虎娃一声猛喝,手上一用力,顿时亚历山大一米八几的个子就给提了起来,然后他一脚猛的踢了过去,亚历山大的身形在空中无法躲避,就被他给踢的朝地里飞了过去。
 高手和平常人在这个时候的区别就表现出来了。
 被踢飞了,他并没有太过慌张,而是在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顺势做出攻击的样子,准备迎接虎娃的攻击。
 只是他注定要悲剧了,因为他还没落地,虎娃就再次迎了上来。
 “你太慢了,太慢了,就这个速度,还大言不惭的说想要打败我,简直就是给上帝丢人啊,你怎么不去死啊。”
 虎娃说着,伸出手在他即将落地的腰间一掌拍去,然后化掌为拳,一拳把他再次打的往大路上飞了过去。
 “我说你慢,简直是侮辱蜗牛,蜗牛都比你快十倍啊,你能不能快点啊,还教廷八大守护之一,我看你啊,完全就是教廷八大耻辱,如果我是教皇的话,早就让你去扫厕所了,真丢人啊。”
 他说着,身体已经再次出现在了亚历山大的身前,再次一脚踢了过去,正中他的脚底,把他的身体再次踢了飞了起来。
 “停,我们认输。”
 看到亚历山大在人家手上连丝毫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安莎顿时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那么嚣张了,急忙喊道。


 只是虎娃这个时候已经打出了火气,哪里肯停下来。
 “我让你们这些白皮猪欺负我们华夏人。”
 他说着,再次一脚踢了过去,心里想着自己看小说的时候里面外国人欺负华夏人的样子。
 “我让你们这些白皮猪作威作福。”
 他说着,又是一脚过去,心里想着的是前几天看的电影里外国列强欺负国人时候的那幅得意洋洋的脸。
 亚历山大终于求饶了,说道:“我认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不能亵渎上帝。”
 他发现了,这个看似不会任何武技的人其实却掌握了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武技,力量。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花俏和诡计都是个笑话。
 有了绝对的力量,速度完全就不是任何问题。
 “这可不行,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没事,你继续嚣张,嚣张,我就喜欢嚣张的人,那个女人,你看不惯的话,你也来,不过你放心,对女人,我一定会好好疼爱的。”
 虎娃说着,飞身一脚,冲着亚历山大的腰间就踢了过去,速度之快,让人几乎看不到他的腿运动的轨迹。
 这一脚他明显是用了大力气,竟然把亚历山大整个身体给踢的往天上飞了两米多高,然后再次追了过去。
 要知道,亚历山大一米八几的个子,而且身材也算得上是魁梧,体重最少都在八九十公斤,但是却被人一脚一脚的像是踢皮球一样的踢的飞了起来。
 可见这个人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够了,你究竟想要怎么才能放过他。”
 安莎顿时就怒了,盯着虎娃吼道,同时,手一直摸着自己胸前的那个挂坠,脸上带着一阵复杂的光芒。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冷哼,道:“我暂时什么要求都没有,你尽可以把你胸前那个小玩意给捏碎,看看你所谓的圣物能不能伤害到我分毫,我也不瞒你,我家叙一直都很想要吃你那个东西。”
 他说着,继续玩着亚历山大。
 可怜亚历山大,也算的上是欧洲教廷八大守护里不弱的一个存在,放眼欧洲,是他对手的人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但是现在竟然被人玩弄的在空中飞来飞去连落地都落不下来。
 更加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家伙的体力近乎是无穷,即便是换了他们八大守护中力量最强的那个家伙,也不可能这么大力的坚持这么久。
 安莎顿时沉默了。
 来到华夏有段时间了,她也掌握了很多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资料,本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准备的足够万全了,足够能对付这个人,采取他的血液样本,然后安然的返回英国。
 但是现在的一切都打乱了她的步骤。
 “我认错,你需要怎样才能放过亚历山大,你玩了他这么久,也应该累了吧,等你累了,你肯定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她说道。
 这句话,可以说是威胁和妥协两重天。
 她是在让虎娃选择。
 “嘿嘿,我就知道你在想这个事情,你说的对,这个家伙是有点重,但是无所谓,我有的是力气,虽然我不敢保证能够坚持太久的时间,但是坚持个一两个小时还是没问题的,不信咱们来试试吧。”
 虎娃立刻就笑着说道。
 安莎也犹豫了,因为她看的出来,这个东方男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疲惫的样子,作为一个从小练武的人,她十分了解人疲惫时候的样子。
 他是不是在装,她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告诉你吧,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学习武技吗,因为我感觉那个真的没什么用,比如现在,在体力和速度上,你们都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对付比自己弱的人,有力量便足够了,对付比自己强的人,我磨耐力也磨死他。”
 他再次说道。
 安莎再次沉默,手终于从胸前放了下来,犹豫了一下,看着虎娃说道:“你赢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只要不是很过分,我都能答应你。”
 “早说这句话不就没事了嘛,害我废了这么多的力气。”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一脚把亚历山大给踢飞,然后一个闪身,出现在了车子边上,从跑车上拿了一瓶水喝了起来。
 亚历山大落地的时候两条腿都在发软,有种从地狱回到了天堂的感觉。
 “渴死我了,那个绿帽子,我也不为难你了,这次你输了,把你的那只绿帽子给扔了就行,以后不许戴了,我这个条件不过分吧,你赶紧做到吧。”
 他说着,把手上的矿泉水瓶子随手一扔,笑呵呵的看向了亚历山大。
 “好,你赢了。”
 亚历山大说着,就把头顶的帽子给拿了下来,扔掉。
 虎娃这才发现,他的头顶竟然半根头发都没有,完全是个光头,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现在你满意了吧。”
 亚历山大顿时就恨恨的看着他说道。
 光头,这一直都是他的一个耻辱。
 “谁JB是在笑你没头发,我只是在笑你太可笑,不就是没头发啊,至于每天戴个那么丑JB的帽子,真TMD丑,你知道吗,你那个帽子,在我们华夏,叫绿帽子,懂什么意思吗,就是老婆跟别的男人睡觉了,你头顶有绿帽子了,会让人笑话的。”
 虎娃立刻说道:“你以为我JB的闲的蛋疼啊,就是看不惯你总是戴个绿帽子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他满嘴的脏话,尖锐的批评着亚历山大。
 听到他的话,顿时,亚历山大的脸色就变得通红。
 “你,说的,是真的?”
 他问道。
 “屁话,老子NMD给你说JB假话哄你有个屁意思。”
 虎娃再次骂骂咧咧的说道。
 亚历山大顿时沉默,良久,才冲着他说了一句:“谢谢。”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华夏总是有那么多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了,他原本以为人家是知道他是个光头,才看他,现在才发现,是他自己自卑过度了,误解了别人的意思,人家其实都是在看他的帽子。
 “还有啊,不就是个光头吗,我们少林寺的那些和尚,全都是光头,我也没见有几个人活不下去的啊,人家还把那个当做是荣耀,你天生就是光头,多幸运啊,免得剃了。”
 虎娃再次说道。
 顿时,亚历山大和安莎都愣住了,良久,亚历山大的脸上露出了一阵释然的表情,说道:“再次谢谢你,你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心境再次提高了一步,你是我的恩人。”
 虎娃一愣,果然看到他的眼神里原本的那股阴霾消失不见了,变成了清明透彻。
 “嗯,不错,是了,小丫头,你想好了没,要不要帮我。”
 他顿时冲着安莎喊道。
 “你还没说让我帮你做什么啊。”
 安莎没好气的问道。
 虎娃一愣,看着她说:“我没说啊,我怎么记得我说了,看来这人老了就要服老,这记忆力远远不如从前了啊。”
 他先是感叹了一句让安莎和亚历山大都想抽他的话,然后才悠悠的说道:“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现在面临的危机,我要你帮我度过这次的危机。”
 “这个不可能,教廷的力量虽然不小,但是在亚洲却没有太大的势力,不可能是上官家的对手。”
 安莎顿时坚决的说道:“请你换个其他的要求吧。”
 她就担心这个男人会说这个要求,但是没想到人家还是说了。
 “你别着急啊,我知道你们不是上官家的对手,也知道你们怕他们,所以啊,我也没指望你们能有多大的出息,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忙,如果你帮我这个忙的话,我就放过你们,并且帮你把你爹的病给看好,你看怎么样。”
 虎娃顿时说道。
 本来这句话的意思是挺好的,只是他的语气简直是可以用尖酸刻薄四个字来形容了,顿时就让亚历山大和安莎满脸通红。
 “你这是再用激将法吗,我告诉你,这一招对我没用的,我也告诉你,我并不是怕··”安莎说道,只是话刚刚说了一半,就被虎娃给打断了,说道:“好了,我知道你是怕了,这个和私情不用解释了,我告诉你吧,其实我要你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承认我是你的未婚夫。”
 听到这句话,安莎顿时就愣住了,亚历山大也愣住了。
 “这不可能,安莎是已经有未婚夫的人了。”
 亚历山大立刻就说道:“她如果嫁给你的话,会对整个欧洲都造成很大的影响的。”
 虎娃顿时就毛了,立马说道:“我JB的管NMLGB的什么狗屁欧洲,我现在只在乎我自己,再说了,老子身边又不是没有女人,你以为我稀罕她啊,这只是权宜之计,等到我过了这一关,我立马就和她离婚,放心吧,我看不上她的,让那个脑袋大大的狗屁亲王不要着急。”
 “不是脑袋大大的亲王,是闹得烈亲王。”
 亚历山大顿时纠正他的话。
 “啊,是脑袋裂啊,不是脑袋大,我还以为是脑袋大,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管JB他什么亲王,脑袋裂还是脑袋大亲王,总之让他不要着急就是了。”
 说完,虎娃嘴里还咕哝了一句:“这JB的欧洲人名字就是不一样啊,不是脑袋裂就是脑袋大,比日本人的什么井上,树上的好听多了。”
 他的声音很小,但是安莎和亚历山大都是高手,听的十分明白,顿时就更加郁闷了。
 亚历山大顿时就想说什么,却被安莎给阻止了,用英语说道:“好了,亚历山大,你不要解释了,越解释越乱,你总不能强迫一个不懂英语的人明白明白英语翻译吧。”
 “我知道了。”
 亚历山大顿时就闷闷的说道。
 “请原谅,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那门婚事,我不能随意反悔,不然的话,我会连累父亲被整个欧洲的人耻笑的。”
 安莎无奈的看着虎娃说道:“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要你能真的帮助我们的话,我可以让我的妹妹嫁给你,你放心,她,比我要漂亮的多,而且,比我的身材也好,只是,她有些轻微的自闭,害怕陌生人,不过我可以替她做主,让她嫁给你。”
 “这个也行,只是,你妹妹多大了啊。”
 虎娃立刻问道。
 安莎顿时就咬咬嘴唇,说道:“我妹妹比我小六岁,今年,正好十九岁了,到了结婚年龄了。”
 听到她的话,虎娃虽然有些纠结,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的能做主的话,那就这样吧,相信我,不会亏待她的,虽然只是走个形式,但是,我也会好好对她的,我的女人,我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的。”
 他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坚毅的光芒。
 虽然,他还没有见过那个欧洲教皇的小女儿,不知道她是美貌还是丑陋,但是,他还是要感谢她。
 他知道,一旦事情真的走到那一步的话,那个女孩的身份会帮他很大的忙,甚至救他一命。
 “谢谢。”
 安莎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心里说道:“对不起,爱丽丝,为了父亲,我只能让你做出一点牺牲了,对不起。”
 利益的纷争落下帷幕,虎娃这才再次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一步跳上了他的采访车,就看到昨天晚上轮流和吴燕发生关系的那四个男人都在戴着耳机摇着脑袋,好像在听歌。
 “他们四个是什么人。”
 虎娃顿时就看着安莎问道。
 “你放心吧,他们是很可靠的人,两个是我的医疗官,其他的两个,是我招募来的医学博士,你看到他们有些不务正业是吧,但是其实他们的专业技能都很强的。”
 她说道。
 虎娃顿时冷哼一下,说道;“如果我是病人,我是不会让这种医生碰我一下的。”
 想到昨天晚上其中的两个男人把吴燕夹在中间,前后夹击的样子,虎娃就感觉浑身难受。
 虽然他不当吴燕是自己的女人,但是,好歹是自己睡过了的女人,让别的男人碰,他还是感觉十分的不爽。
 “随便你,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可以找其他医生给你抽血的。”
 安莎顿时说道。
 她以为虎娃已经答应了要给她自己的血液。
 没想到,虎娃却嘿嘿一笑,说道:“我可没答应给你我的血液,再说了,我的血液很吃紧啊,这几天都流失了好多,再给你的话,我怕我的身体会撑不住的,你父亲的事情,等到我过了这次危机再说吧。”
 他一推二三五,很吊儿郎当的说道。
 “你不能这样说话不算数的。”
 安莎顿时就着急了。
 对这个男人,她是打也打不过,威胁也威胁不到,只能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只是天晓得虎娃根本就不讲理。
 “我怎么了,我很好啊,我没说我说话不算数啊,我只是说,只要我过了这关的话,我就会给你我的血液,让你拿回去研究,救你爹,你这么有孝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的好心白费了的,放心吧。”
 他立马说道。
 “相信我刘虎娃是一个很守承诺的男人。”
 安莎顿时纠结啊,她看过眼前这个男人的资料,很清楚他这次面临的危机有多大。
 “但是万一呢,如果万一,你抗不过这一关的话,我们刚刚说的话,不是都成了废话了吗。”
 她立马着急的问道:“我不是在诅咒你,我对上帝发誓,我只是担心。”
 虎娃顿时摇摇头,说道:“你放心吧,我并没有想要靠着你妹夫这个身份逃跑,这个只是我在无奈时候的一个保命符而已,我还有其他的计划。”
 说着,他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如果是上官家要对付我的话,那我这次死定了,但是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上官洪峰,我根本不怕。”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狂妄的样子,安莎顿时就有些着急。
 她不敢赌,她太清楚自己父亲的病已经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别说是一个月,怕是连半个月都熬不过去了,所以她才这么着急。
 “你要怎么才能现在就给我你的血液。”
 她立马看着虎娃问道:“只要你说,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虎娃顿时就笑了。
 伸手想要抚摸一下她秀美的脸庞,却被她给躲开了。
 “好,我不调戏你,你着急是吧,好啊,把你的第一次给我吧。”
 他笑着说道。


返回顶部